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不过苏护现在,也有点幸福的烦恼,就是有点感觉不知道先从哪里着手了。
  
  “先分出四万降兵,辅助城中农户复垦农田,开垦荒地,并且兴修水利。尤其是乱石滩那里土壤肥沃,只要多翻耕几遍,将其中的碎石拣出,那么冀州就能至少多出十几万亩良田……这个事情,交给陶荣带队完成,他的聚风幡,可以用于清除乱石。”
  
  孟晨笑道。
  
  乱石滩是凌河古道,就是土地上各种碎石太多,无法耕种。但现在冀州有十二万降卒的免费劳力可用,多在哪里付出些劳力,自然能将其化作良田。
  
  “另外,剩下的八万降卒,分成四部分,分别开始在冀州城东南西北四面,构筑辅城。”孟晨翻手取出一张地图,接着道:“冀州之南,苍龙峪附近,可以筹建一座‘苍龙城。’冀州之西,木龙道附近,建筑一座‘木龙城。’北面乱石滩附近也有一处高地,可以用于筹建‘乱石城。’东面靠近凌河那里,再建筑一座‘凌河城。’城池不需很大,方圆三四里即可。”
  
  “这……军师竟然要一连构筑四座辅城?”
  
  苏护吓了一跳。
  
  “怎么?这个事情,还需要纣王批准吗?”
  
  孟晨笑道。
  
  “……那倒不用,只是这个工程太大了……即使八万降卒,恐怕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成啊!”
  
  苏护摇了摇头,有些感慨的道。
  
  封神世界的诸侯国,自身就有治理属地的所有权力,这点根本无需向任何人请示。不过苏护对于孟晨这个大手笔,一时之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。
  
  但另一方面,他也明白孟晨这样做的意思。
  
  冀州城还是小了一些,一旦有战事在境内发生,一个冀州城,并不能将所有冀州百姓容纳其中。这次冀州接连大战,就有许多百姓遭殃,不得已之下扶老携幼的逃到别处避难。
  
  “这个不用担心……可以让龙须虎、辛环,甚至高明高觉兄弟出手帮忙……另外,构筑四大辅城,我们会多采用一些新技术,建筑进度会非常之快!”
  
  孟晨道。
  
  “如果有龙须虎、辛环、高明高觉兄弟帮忙,那肯定会快上许多!不过让他们使用道法来干这些琐事,会不会……”
  
  苏护有些犹豫。
  
  “不会!”孟晨摇了摇头,道:“别人那里的道法是干什么用的,咱们管不着。但冀州所属的道法异士,只要能够用得上,就要为百姓造福。”
  
  “……我明白了!”
  
  苏护眼神闪动,感觉孟晨给他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。
  
  在封神世界普通人眼里,“仙人”们高高在上,从不会理会凡人的俗务,也没有人敢驱使他们。
  
  否则封神世界大能遍地,圣人辈出,能够呼风唤雨之辈在所多有,怎么还会遇到一点灾害就饿殍遍地?
  
  即使没有灾害,封神世界的普通人照样生活艰难,大多都是食不果腹。
  
  ……
  
  交代这些之后,孟晨又和苏护商量了一些别的事情,然后离开侯府,赶忙附近另一处宅院。
  
  “冀州五军将军府。”
  
  这里是郑伦的府邸,府邸不大,但构筑的非常气派。
  
  郑伦已经得到通知,正在侯府客厅之中等待。
  
  “军师请坐。”
  
  感应到孟晨到来,郑伦迎出门外,将孟晨让进客厅之中。
  
  这次冀州连战连胜,郑伦在各个战役之中的功劳甚大,如今冀州五军将军之名,已经不再局限于冀州范围之内,就连附近州府的普通百姓,也有很多人知道了他的名字。
  
  这也让郑伦心中,对孟晨更加钦佩尊敬。
  
  另一方面,没有孟晨的话,之前崇黑虎征伐冀州的第一战,他恐怕就要葬身在苍龙峪之中了。
  
  “郑伦将军,我今天来不谈军务,是想问你一些私事。”
  
  孟晨在椅子上坐下,直接向着郑伦道。
  
  “军师请问,郑伦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!”
  
  郑伦哈哈一笑,亲自给孟晨倒上一杯酒水放下。
  
  孟晨端起喝了一口,然后接着道:“郑伦,你的‘窍中二气’术法,应该是跟随道门大能修炼的吧?”
  
  “是。郑伦恩师,乃是‘西昆仑度厄真人’,早年就传我‘窍中二气’之术。恩师说我道法天赋有限,不如来到俗世之中,享一世荣华富贵,所以我就下山来辅助冀州侯。”
  
  郑伦点头,眼中闪出一丝缅怀之色。
  
  “据说陈塘关李靖,也是出自度厄真人门下,这个你知道吗?”
  
  孟晨接着问道。
  
  “知道。不过李靖师兄入门还要在我之前,我拜师之时,他已经离开山门……去年大公子、大小姐想要去拜访李靖夫妇,郑伦还跟着一起去了。李靖师兄为人很好,待我这个师弟非常至诚。不过他在道法方面天赋也不算高,所以师尊也让他下山,享凡俗富贵。”
  
  郑伦笑了笑道。
  
  “嗯。改天有空,我们再去他那里一趟,我对陈塘关李靖也闻名已久,想要见上一见。”
  
  孟晨点了点头。
  
  封神世界的李靖,虽然道法天赋不算高,但成功渡过了封神之战,最终肉身成圣,位列天庭。封神大战开始之前,他更是得到了“七宝玲珑塔”,成为了后世的“天宫降魔大元帅,托塔李天王。”
  
  “没问题。现在冀州战事平息,军师想去,郑伦随时可以陪同前往。”
  
  郑伦道。
  
  “拜访你李靖师兄的事情倒不急……”孟晨略顿了顿,然后接着道:“郑伦,尊师度厄真人居于西昆仑,份属道门真人,但不知到底是人教,阐教,还是截教门下?”
  
  “这个……”
  
  郑伦闻言,倒是微微踌躇起来。
  
  “若是不方便说,我并不强求。”
  
  孟晨笑道。
  
  “其实,倒也没有什么不方便说的,师尊也没有嘱咐我,不能泄露师门讯息……只是对于师门渊源,家师很少提及,只有一次无意中说了出来。”
  
  郑伦略略沉吟,方才再次开口道。
  
  孟晨没有说话,目视郑伦,仔细倾听。
  
  “家师乃太上无极大道祖师,太上老君门下。是以,郑伦份属老君所创的人教弟子。”
  
  郑伦道。